By茶.

本命cp:露普 副命: Damidick
(本副命cp皆可逆)觀點是,只要他們相愛,那其餘的便沒糾結的必要。

2p什麼的也吃喔。

目前主食有:露普、damidick、米露、Vsu、Osokara、快新、birdflash、菊灣、蕉橘、遙貴、

雷:極東、紅色、

其餘博愛。

【雪兔組/普露】不冷

短小w
不知道自己写了什麽,写给自己开心的www
看起来像雪兔误差,但其实是普露(?)至少我是想写普露啦orz




「基尔我爱你。」

嘶哑已沾染对方的喉头,发出的声音不再是那棉花般的轻柔软糯。

「……为什麽?」

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本来就粗哑的嗓子现在更如同浩劫。

「是因为你,才成就了现在的我。」

对方坚定强韧的语气不容置疑,凝结心脏的寒度散去後,感觉又再次的跳动了。

「可是我并不喜欢你。」

预期索性的话语,不一定能如愿听到,所以,祈望你别有所期待。

「我知道,因为你“爱着”我。」

但实际只是用另一句;一句爱人所爱听的情话,折衷送入耳际。

「呵、语气真狂妄,但是我却不想反驳你。……随你想吧。」

交缠的指头加大了力道,就像是在烙印彼此指尖的纹路。

语毕,
下一刻他们都将陷入永眠。
彼此间隔着一层雪,此时并未相拥着,却不再感觉到寒冷。

即使指尖互相连结的温度已消去,那也无所谓,因知身旁所待之人不再离去。

无尽的白霭将俩人掩盖,除了彼此将不会有人记得他们。

【雪兔組/露普】 貪心之人

没错,你是个相当贪心的人,这点你非常清楚。

你曾贪心到想一个人吃光一整罐,最爱的巧克力脆片,却又在吃不到一半後一阵恶心的全吐了出来。

从那之後你厌恶了一样你曾经最爱的甜点。

它已被你的胃和你摒弃,当身旁的人谈论到时你的脸上的嫌恶更是止不住。
但你却仍记得一口咬下它时的清脆感,那沾染舌尖至蔓延整个口腔的香甜。



你还曾经贪心得想让周围围绕着那,你最热爱的;热爱到近乎执着的向阳花。
那对你来说是多麽的美丽,美好的颜色承载着你渴望的光景。

你恨不得将周遭的一切全染成那样饱满的黄。

你将房间的角落用黑和黄的颜料涂抹出它的神态,没有边角;没有轮廓。

知道某次你全身布满了红点,呼吸变得紊乱,全身烫得像是在燃烧。
又癢又热的感觉让你很不自在,你无意识的开始刮搔自己的皮肤。

那被你折腾的躯体,在第二天你清醒些的时候是多麽的触目惊心。

就因为你当时下了车,跑进了那金灿灿的暖色黄海,但你却没想到你的身体拒绝了它。

那天起你掩盖了墙上的花,只用了几件你根本不怎麽明白的油画。
不再喜悦於见到类似的图样;不再期待着被那样的温暖包围。

虽这麽说,但你仍偶尔会自动清理,画旁那落下的细小尘埃。


你甚至曾经贪心到,连在梦中都无一刻不是在祈求着上苍,让他的一切都所从於你,仅属於你,不论身心。

那只是场意外,意外从来都是突然的。

明明昨天的他还羞红着脸接受了自己的告白,你却在原本自以为会更加美好的隔天,得知了对方的死讯。

一场车祸。

那该死的车祸带走了他。

就在昨天,这次的起因不是你,你却更加悲痛欲绝。

你哭了好些天,才看清了这样的现实,他是回不来的,就算你将泪水眼满灌溉整个嘉南平原。

所以你打算抛弃它。




地点是你们初次相遇的河岸,你想也不想的就跃入了水间。

当冰凉的河水窜入鼻腔和口中时,你感受到的难受和不适又在下一秒消逝而去了,取代它的是名为安心的不明情愫。

你决定抛弃的是遗忘他这个想法的这个现实。

你真的很贪心;贪心的把人追到了另一个世界去,就因为你知道你不能没有他。

其他的曾经你都情愿抛弃,只有他,你说你感到不舍。



tbc.(?)











嘉南平原那句我放弃说话了。orz



有人看的话就码後续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飛咻】 虛與實之間00

部分架空設定
非現實世界觀(為了讓情節看來合理w)
想寫長篇但不能保證。
願米娜看得愉快w 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茶.

00、
自小每當我做了場夢,每場不論長;不論短;不論好;不論惡。
那便成真,在夢境中似真似假的場景,硬生生的被扳成了現實。

那天的夢,他醒在冰冷的地板。
意識還遊走睡魔腰間,但有股想法在叫囂著想奪門而出。
最先是感受到抽動的手指。
曾經聽說過,人在睡得半醒的狀態下是靈魂脫離肉體的最佳狀態,這樣的狀態下靈魂可以自由穿梭在各種空間,直到肉體甦醒才即被召喚回。
這說法也有人這麼附議著。
“我就體驗過!”
“真的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身體躺在床上,但自己的視角卻是從上看下的”
諸如此類的話。

真神奇可不是嗎。

但事實不是如此。

那並非是靈魂的脫離而是意識的遊走,信以為自己看到的安穩躺在床上的自己,只不過是腦中假設的殘影。

看來眼見為憑也不是說得那麼準了。

直到隨後恢復的感知,時間彷彿停留了很久,只感覺到自身胸口的起伏,艱難的扭動了頸部閔玧其試著想讓自己不怎麼難受些。

他發現了,自己除了像是小小的踝部運動外都是不被允許的。

臉頰上的肌膚和硬冷的地磚親密接觸,用力眨著疲憊而感到酸澀的雙眼,久後才適應了臃窄至黑暗的空間。

“這裡是哪裡?”疑問在心中點開,形成漸漸斷開的漣漪。
雖然身體不能大幅度的動作,但還是能從空氣的對流狀態中大致知道了自己是處在狹小的空間裡。

頓時心頭竄上一陣不安,被恐懼渲染的眼瞳在黑暗下無助的震顫,犬齒稍稍大力的碾壓著內部的唇肉,忽然像是理解了什麼而開始產生了恐懼。

剎那間,時間便開始流動。鈍器敲擊物體所發出的鈍重悶聲;鍋碗相互敲擊的匡榔聲;和辨不明白的撕裂聲。

不知道哪裡冒出的門被打開了,半開的弧度阻擋了一部份的光,卻恰好的將光引在他視線正對之處。
光線裡頭探出了一隻腳,接著另一隻也跟著探出,以奇怪的弧度彆扭得拖拽在一旁。

“呃……?”

「蹦!」。

倒下了。
一雙眼從縫中凝視著他,不帶一絲的情緒只是安靜的瞪大眼珠。

正對著的眼已經沒有任何生氣,就這麼無語的盯著,彷彿情緒都停留在死前的最後一刻,而在最後一刻到來時如煙霧散去。

唉實在不想一直盯著屍體就這麼看一整天,閔玧其煩躁的想著。

他嘗試動了動自己的臂膀,想著要撐起身子。

大幅度的動作晃動著失去控制權的上身,卻自己被過大的力道帶著猛然往上方一撞。

老舊的木頭隔板發出了折壽的聲響,些許木屑和粉塵迎面而來,騷擾著鼻腔的黏膜,隨後便感到不適的皺了皺鼻子。

木板上面感覺壓著東西,很沉重卻也不至於使其斷裂。
滑順的液體從額間落下,滑落到了眼角,再隨著臉的輪廓滴落至嘴角。

抿嘴一舔,一股鐵鏽味從舌尖蔓延開來。

剛剛一頭撞上去的時候好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劃傷了,卻也沒什麼在意,現在的他一心一意渴求的只是離開這陌生的地方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,閔玧其就這麼醒來了。
他拿起了放在床頭櫃上的油性原子筆,悠悠的在自己手腕上寫下了“血”和“屍體”這幾個晃眼的字。

tbc. (下次更長點)

有人看就好了
_(:з」∠)_

自己動手產糧quqqq
骨架什麼的不會啦(趴
想寫文卻遲遲不敢動手,所以只好畫點東東果腹_(:з」∠)_